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管家婆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6|回复: 0

[工具图表] 射日_0

[复制链接]

5220

主题

5220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5914
发表于 2019-10-10 00:07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 “生死荣辱,引剑一决!江湖恩怨,谁能分说?”
   
    射日
      
   
      
    一
      
    朱炎天跃下马来,才走得两步,眼前电光乍闪,天地为之一亮。这一刹那间,他已看清了三丈开外那座庄院门楣的匾额上,题的正是“射日山庄”四个擘窠大字。铁划银钩,刚劲非凡。
    惊雷骤响,轰隆之声不绝,向远处传了开去。
    黄豆般大的雨点洒将下来。
    夜色如墨。
      
    二
      
    雨势越发的大了。
    朱炎天独自伫立在风雨之中,纹丝不动,便如一尊塑像也似。不片刻已是衣衫尽湿,他却浑如不觉,蓦地里发声而啸,如龙吟,如虎吼,如松涛激荡,如海潮奔涌。虽以天雷之威,竟不能稍掩其响。
    啸声倏止。
    庄院大门洞开。
    四名身披雨衣,手提油纸灯笼的黑衣汉子当先行出,分立两侧。随后一人缓步走到台阶之上,灯光下瞧得分明,那是个长衫方巾,形相儒雅的中年文士。只听他抱拳朗声道:“何方高人夤夜驾临,丁某有失远迎,恕罪则个。”
    朱炎天目注此人,冷冷道:“‘射日神剑’丁白羽?”
    那中年文士道:“正是不才。未知阁下高姓大名?”
    朱炎天道:“无名之辈,不提也罢。”
    他适才引吭作啸,将庄中之人悉数惊起,显是来意非善,但功力之深,世所罕有;现下卓立当场,虽已北京中科医院亲身经历感知方法的重要
浑身湿透,观其身形气度,却是渊停岳峙,俨然大家。丁白羽久走江湖,阅历既富,引发儿童白癜风复发原因有哪些
眼光亦自高人一等,焉得不识?当下言语更是客气,说道:“深宵雨急,先生何不移驾庄内,便让小弟作个东道,陪君对酌两杯如何?”
    朱炎天哈哈一笑,道:“丁庄主孟尝之风,不让古人。只可惜在下是个恶客,没的扫了庄主的雅兴。”
    丁白羽道:“先生说笑了。”
    朱炎天面容一整,沉声道:“咱们明眼人不说瞎话,在下有一不情之请,还望庄主成全。”
    丁白羽道:“但请明言。”
    朱炎天指着门楣上的匾额,说道:“这‘射日’二字,在下瞧着老大的不顺眼,庄主何不这便将它换了?”
      
   河北唐山中医院能否治疗癫痫病

      
    此言一出,丁白羽主仆群相愕然。须知武林中人最重声名,为之往往不惜性命。朱炎天这一句话说来轻描淡写,却正是犯了江湖上的大忌。那四名黑衣汉子登时纷纷喝骂:
    “岂有此理!”
    “这人定是疯了。”
    “好个狂妄之徒,耍横也不瞧瞧地方?”
    “咱们‘射日山庄’岂能任你胡来!”
    丁白羽微一摆手,那四人便即住口。潇潇风雨之中,只听他一字字的道:“先生所请,恕难从命!丁某不肖,未能克承家训,光大门户,但‘射日山庄’近百年来的清誉,却也不能自我手中而毁!”
    朱炎天冷笑道:“这个只怕由不得你!”
    丁白羽情知今晚势难善罢,但他左思右想,始终难以索解此人何以定要自己摘下匾额。蓦地里灵光一闪,想起一个人来,不由脱口叫道:“原来你是‘赤’......”
    话音未完,眼前一花,一人迎面扑到。却是朱炎天欺近身来,当胸便是一掌。他身法似电,当真鬼魅一般;掌力如山,刚猛无俦。丁白羽呼吸唯艰,一句话便没说得下去。
    当此之际,朱炎天掌风所及,已笼罩了丁白羽上半个身子。丁白羽“嘿”的一声,骈指如戟,指尖正对对方掌心的“劳宫穴”。这一招以守代攻,唤做“引而不发”,乃是“射日剑法”中的一记绝着。朱炎天道声“使得”,五指微屈,化掌为爪。丁白羽两指略沉,截向对方手腕。
    两人身形不动,各以一手对敌,瞬间已拆了十余招,变化精妙,快捷无伦,却谁也没能逼得谁退了半步。只看得旁边四名黑衣汉子目不转睛,大加叹服。到得十五招上,朱炎天仍是一掌当胸印下。丁白羽吐气开声,叫道:“来得好!”亦自一掌迎上。
    “啪”的一声,两掌相击。
    朱炎天借势倒跃,神定气闲的站在雨中,微笑道:“‘射日剑法’盛名素著,果然有些名堂。”
    丁白羽退后两步,只觉一条手臂犹似置于洪炉之中,灼热难当,心下骇然:“‘赤阳神掌,天下无双’,当真名不虚传!”
    众人一时无语。
    风急。
    雨怒。
      
    四
      
    “射日剑法”原是丁白羽先祖于前人的一幅后羿射日图谱中悟得,共分九招,每招中又各含九种变化,合计九九八十一式手部白癜风控制及症状的了解
。艺成仗之以行天下,声威大振。其后定居洛阳,始建“射日山庄”。传至丁白羽,已是第四代了。百十年间,所历风浪不知多少,始终屹立不倒。但眼下之敌,却是当今武林有数的人物,今日一战,有败无胜,存亡只在一念间耳!
    丁白羽委决不下,正自为难,忽地从旁伸过来一只纤纤素手,手里拿着一把带鞘长剑,又听得一人在耳边柔声道:“白羽。”转过头去,竟是妻子不知何时已来到了身边。
    他望着妻子满是关爱的眼神,心中一缕柔情升起,低声问道:“挽儿睡下了么?”
    妻子点了点头。
      
    五
      
    电裂长空。
    亮光闪耀之中,丁白羽伸手接过长剑,轻抚剑身,漫吟道:“生死荣辱,引剑一决。射日后人,岂畏溅血!”吟毕,一按机簧,“铮”的一声微响,剑已出匣。
    寒光森然,湛如一泓秋水。
    剑名“射日”。
    丁白羽一扬眉,提剑走下台阶,抱拳为礼,道声:“请!”
    雷霆翻滚而至。
      
    六
      
    雷声未绝。
    远在两丈之外,朱炎天功运双掌,遥遥拍出。这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招,却蕴含着莫大的劲道,陡见两人之间的雨幕如同门帘般地掀起,随散作漫天水箭,向丁白羽急射而来。
    丁白羽乍见这等威势,暗自吃惊,连忙舞动“射日”宝剑,团团护住周身。
    朱炎天不待前招势尽,将身向前一跃,纵起一丈来高,身化飞鹰,悄无声息的掩至对手上方。
    丁白羽尚无所觉,忽地劲风下压,灼眼生疼。他也真个了得,于下有水箭袭体,上有掌力罩顶之际,身子平平后移,轻如一片落叶,堪堪脱出了朱炎天志在必得的一击。
    “嗤嗤”数声响过,衣摆处终躲不开满蓄朱炎天真力的水箭,被射穿了几个小洞。
    朱炎天飘身落地,嘿然道:“算你见机得快!”
    丁白羽横剑当胸,面色苍白,他缓缓提气,只觉心口间一阵绞痛,心知自己适才这一下避招,实已是毕生武技之巅峰,但不可为而为之,气息瞬间逆转,终致受了内伤。
    身后台阶上的妻子见他久未作声,情切下不由唤了声:“白羽!”
    丁白羽站在雨地,摇了摇头,向朱炎天道:“请赐招!”声音嘶哑,却是字字清晰。
    朱炎天赞道:“好汉子!”身形微晃,一化为二,二化为四,四又作八,倏忽之间,大雨中竟出现了十多个朱炎天。
    这情景煞是诡异,众人齐齐惊呼,丁白羽失声叫道:“‘日影神通’!”
    十多个朱炎天同时笑道:“你眼光倒也不差。”他纵横江湖,威名远播,屑小之辈闻风丧胆,此刻见丁白羽威武不屈,骨气过人,敬意油然而生,但却也激起了他争胜之心,兴发之下,便将“日影神通”的绝技使了出来。须知这虽只是一门身法,但配合天下无双的“赤阳神掌”,一旦施展,那天下间能敌得过此人的实在是寥寥可数了。
    雷鸣悠悠而止。
      
    七
      
    丁白羽强提真气,一声大喝,挺剑向前疾冲。这一招“离弦之箭”再无后着,变化亦只在所刺部位不同,全仗着一股惨烈的气势,要将对手一击而倒。
    但朱炎天岂是易与?他看出丁白羽早存拼死之心,又见这一剑势若疯虎,真正是有去无回,也不硬接,展动“日影神通”身法,绕着丁白羽兜起了圈子来。他脚下不停,手上连发十掌,分击丁白羽面门、胸口、小腹、后背十处要害,只教对方一掌受实,便不死也得重伤。
    丁白羽又是一声大喝,脚下一顿,冲天而起。
    闪电掠过。
    天地无声。
    一丝阴翳飘入眼角。
    丁白羽心知不妙,忽地右手一痛,长剑再也拿捏不住,远远抛了开去,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。
    剑尖处的一点闪亮刺痛了他的双眼。
      
    八
      
    朱炎天落下地来,看着身前的丁白羽,心中全没取胜后的喜悦之情。后者胸口受了他“赤阳神掌”十成功力的一击,此刻躺在雨水之中,面如死灰,一缕鲜血正从嘴角边缓缓流出,眼见是不活了。
    “啪”的一声,“射日”宝剑终于掉了下来,距丁白羽只有十步之遥。
    一时之间,朱炎天不知自己所为何来,甚至,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?
    一声惨呼打破了他的失神。
    抬眼望去,只见一名女子从台阶上跌跌撞撞的奔了过来,俯伏在丁白羽身上,不住悲叫:“白羽!白羽!”正是丁白羽的妻子。
    丁白羽睁大双眼,吃力的道:“剑......”
    那女子泣道:“我拿来给你。”站起身来,也不看朱炎天一眼,迳去取了长剑,回到丁白羽身旁。
    丁白羽竭力想抬起手来,一口气却终于咽下不去,身子一颤后,就此身死。
    双目犹自圆睁。
    那女子满面悲凄,伸出一支苍白的小手,轻轻替丁白羽合上了双眼,口中喃喃道:“丁郎,丁郎!君既已没,妾岂独活?”横过“射日”宝剑,就颈一抹。
    朱炎天欲待阻止,但只是心念一动,却并没有出手。
    长剑松脱,那女子慢慢伏倒在了丁白羽的尸身上。
    这一切发生的实是太快,那四名黑衣汉子惊得呆了,一个个便如泥塑木雕,不言不动,怔在当场。
      
    九
      
    朱炎天神情黯然,转过身去,撮唇呼哨。
    一个黑点自远处疾奔而来,到得近了,才瞧清楚是一匹神骏之极的大红马。
    朱炎天跃上马背,急驰进雨幕里,隐隐听得他念道:“......生死荣辱,引剑一决!江湖恩怨,谁能分说?......”
    大雨如注,仍自下个不停。
    夜色如墨。
      
    (全文完)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彩票之家  

GMT+8, 2019-11-15 01:26 , Processed in 0.156000 second(s), 8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